西狩麟趾

剑三丐哥痴汉|全职叶修|盗笔邪帝|贺红|耀厨

击鼓 二

二、

第一片雪花落下的时候,前方的战报也随之传来,局势并不乐观,天策府中的气氛也随着天气严肃起来。

李霄坐在廊下沉默地擦拭着长枪,雪已经下了三天,大军也定下五日后出发,府里安静的可怕,连平日里一下雪就欢脱得像小狗崽的师弟师妹们都乖巧得待在校场里练习。看着地上积得厚厚的雪,便又想起了那个丐帮。不知是不是丐帮弟子真的都一个个天赋异禀寒暑不侵,还是已经穷得连件完好的衣服都没有,这么久以来天气一天天转凉,李霄也没见过长舆多件衣服什么的,青龙火云纹身依旧张狂。

 

那时和长舆聊起自己上战场的事,长舆支着下巴听得认真,虽然蒙着眼睛却是能看出几分向往来。李霄看着长舆的神情有些好笑,伸手去揉他的头。

“你以为打仗是很好玩的事么,一将功成万骨枯。”

李霄顿了顿又道:“或许很快就要出发了。”

“嗯?”

“北方的情况恐怕不太好。”

长舆突然揽过了李霄的肩,“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但你守得是这天下苍生。你出征那日我定在此祝酒三杯,愿你旗开得胜,平安归来。”

说罢对着李霄露出个笑容。两人此刻离得很近,呼吸相交融,李霄能清楚地看见长舆的唇上因为天气的干燥有点微微的开裂,鼻尖全是丐帮身上淡淡的酒香。李霄其实也说不清楚自己对长舆到底抱着怎样的感情,乱世之中的儿女情长谁也理不清楚。看着眼前傻兮兮的丐帮,李霄莫名想起师姐那句,这辈子的遗憾大概是没爱过什么人也被人爱过吧。

反应过来时,李霄自己也吓了一跳。长舆的唇有点粗糙却很软,李霄下意识地轻轻舔了一下,还想着好像有点甜的时候,人就已经被一把推开。长舆靠着树干脸上飞快地染上一抹红,咬着唇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害羞。李霄张了张口想解释什么,但是又能说什么呢,长舆一直把自己当做知己好友,自己这么做他没直接提拳揍上来就已经算客气了。

“我······可能以后都不能来了,你·····”

长舆没听完李霄的话,转身就离开了巷子。

 

手不知不觉触上了自己的唇,雪下得愈发大了,李霄放下长枪提起身旁的酒往府外走去。李霄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遇见长舆,丐帮弟子四海为家,长舆若是真一时气狠了直接一走了之,自己也没办法。

槐树叶子脱尽,苍老的枝干依旧尽职地守护着这一方天地,拐角处的包子铺早已关门听人说老板南下投奔自己的亲戚去了。树下的丐帮蹲在地上,认真地堆着雪人,因为看不见,两个雪人堆得歪歪斜斜的却也还能看出来人形。一边高一点的雪人拿了两颗石子作眼睛,另一个雪人脸上空空的。长舆就这么蹲在两个雪人面前发呆,连李霄走到他身后都没察觉。

“这堆得是谁?”

“哇!”

长舆被吓了一跳,腿因为蹲久了有些发麻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诶,军,军爷?”

长舆爬起来后两人面对面站着一时无话。到底还是长舆憋不住一点,先开了口:

“军爷这次怎么突然来了?”

“来道个别,五天后就走了,”李霄晃了晃手里的酒坛,“陪我喝一口?”

两人谁都没提前几日莫名的吻,沉默地坐在树下喝着酒。

“话说,你这两个雪人堆得真丑,都是谁啊?”

李霄随便挑了个话题,他还真不习惯长舆这么安静。

“随便堆的,我又看不见。”

长舆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仰着头大口喝酒。李霄一愣,要是平日里长舆早就跳起来和自己争论,现在这样倒是真不知要怎么接才好。

“长舆,你······还在生那天的气吗?”

长舆咽下最后一口酒,抹了把嘴,扭过头没说话。

李霄一狠心,按着长舆肩膀把人压在树干上,又吻了上去。这次李霄直接伸了舌头,长舆嘴里都是酒味,李霄也吻得没什么章法,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才停下。

“我喜欢你。”

长舆拳头都举起来了,愣是被李霄这句话给吓了回去。

“你,你,你没事吧?”

“要不,我再亲一次?”

幸好长舆看不见,要是看见李霄那一脸的跃跃欲试,一定会让他知道一下亢龙有悔叠八层的滋味。

“怎么会······”

“这种事情你问我也没用啊。”

长舆还被李霄困在臂间,呆呆得对着李霄,看得李霄一阵心痒。长舆好像并没有多大抵触,更像是被吓得脑子转不过来了。

“可是我不喜欢——”

话没说完又被李霄亲了口,不过这次只是额上的轻轻一触。

“等我回来再告诉我吧,让我留个念想也好。”

长舆这才想起李霄其实是来找自己道别的,刀剑无眼更何况是战场上,心里突然就升起一阵不安,一般到了话本里写到这里便不是生离就是死别了。想到这里长舆伸手覆上了李霄的脸,李霄一惊下意识想躲,却听见长舆一声“别动”。

长舆的双手一点点抚过李霄的眉眼,指腹带着薄茧摩挲得李霄有些痒。手指一点点往下描摹着李霄的脸,待快要触到唇时却又犹豫起来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李霄坏心眼地偏头舔了一下长舆的手指。

“呀!”

长舆一甩手直接一巴掌拍到了李霄脸上,这倒也不是有意的,只是独来独往惯了的长舆还真一时反应不过来这般亲密的举动。

“嘶——”

“啊,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李霄心里却在默默流泪,这下绝对要肿上几日了。

“我长得好看吗?”肿了半边脸的李霄还有心思对长舆调笑,长舆还在为那一巴掌愧疚呢,默默应了句“好看”。

“你也好看,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长舆被李霄臊得红了脸,“你今天怎么这般厚脸皮。”

“开心。”

李霄搂着长舆不肯放手好像要把之前和以后的份都在今天一次赚够。

“活着回来。”

“一定,毕竟还要回来娶媳妇不是。”

“谁是你媳妇了!”

“谁应谁就是。”

“你!”

 


评论

热度(4)